基因自由组合定律配资富安娜诉讼案 关键证据《承诺函》鉴定出炉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
  • 来源:襄城炒股配资-期货开户_2020十大股票杠杆网站_股票策略官网

【编者按】近日,记者从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(下称“南山法院”)了解到,深圳市富安娜家居用品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富安娜”)向余松恩基因自由组合定律配资、周西川、吴滔等前自基因自由组合定律配资然人股东就违反《承诺函》约定,要求赔偿违约金系列案有了最新进展。

  近日,记者从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(下称“南山法院”)了解到,深圳市富安娜家居用品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富安娜”)向余松恩、周西川、吴滔等前自然人股东就违反《承诺函》约定,要求赔偿违约金系列案有了最新进展,该系列案的关键证据——由被告之一吴滔向南山法院申请的《承诺函》真伪鉴定结果已经出炉,经过南山法院委托广东南天司法鉴定所鉴定,最终认定该《承诺函》的文字是同一时间(一次性)打印形成;《承诺函》落款承诺人处“吴滔”签名是吴滔本人书写,摁在吴滔签名上的指印也是吴滔本人的。就此,围绕富安娜天价诉讼案的最大悬念已解。富安娜又一次有力揭穿了余松恩、周西川、吴滔等前自然人股东否认签过《承诺函》的谎言。

  《承诺函》成为关键证据

  富安娜提起诉讼后,南山法院对每个被告进行单独立案,历经近一年的时间,其基因自由组合定律配资中仅3名被告与富安娜达成调解协议,如数向富安娜支付违约金。

  另外部分被告则与富安娜在法律程序上较劲。

  此案诉诸法院之后,因被告认为属于劳动争议纠纷,向南山法院提出管辖异议,请求南山法院驳回起诉。南山法院于4月15日下达民事裁定书,驳回全部被告的管辖权异议诉求。被告就此裁定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(下称“深圳中院”)提出上诉,深圳中院接到上诉之后,依法成立了合议庭对案件进行了审理。经审查,深圳中院做出终审裁定,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,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的规定,裁定驳回上诉,维持南山法院的裁定。

  深圳中院同时裁定,该案系合同纠纷,依法应该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,并明确此裁定为终审裁定。富安娜代理律师、北京市中伦(深圳)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文律师分析指出,深圳中院裁定该案系合同纠纷,对《承诺函》的法律性质做出了认定,对南山法院在案件实体审理过程中,是适用《合同法》,还是适用《劳动合同法》给出了明确意基因自由组合定律配资见。

  是否敢鉴定《承诺函》成试金石

  记者采访发现,此系列股权纠纷案正式立案受理之后,是否敢鉴定《承诺函》成为原、被告双方真实底牌的试金石。

  原告富安娜方面,自提起诉讼之日起,就坚称被告签署《承诺函》的事实成立,并提交了被告亲笔签名的书面证据,同时配合被告对《承诺函》做鉴定,并积极与被告方沟通,展现了足够的诚意。反观被告方面,对待《承诺函》的立场基因自由组合定律配资可谓模棱两可,前后观点时常相左,从部分媒体的报道中可窥见一二。

  今年3月,在对某网站的采访中,“周西川等人提出异议称,承诺函是在富安娜私下违规胁迫在职期间的IPO前普通股股东签下的。”言下之意,至少是签过《承诺函》。

  而在今年11月,在对某周报的爆料中,周西川告诉记者:“作为诉讼里面的主要证据,这份承诺函我本人从来没有签署过。”

  同一个人对同一件事,为何有完全相反的说法?到底是签了还是没签呢?其本人难道还不清楚吗?背后有何原因?

  部分被告不但对媒体信口雌黄,玩弄媒体于股掌之间,部分被告对于人民法院,亦是出尔反尔。

  此案立案之后,几乎所有被告均称《承诺函》是原告伪造的,其内容是套印上去的,要求对《承诺函》进行司法鉴定。

  依据民事诉讼法“谁主张,谁举证”的原则,南山法院告知被告,如果被告认为《承诺函》是原告伪造的,被告可主张诉讼权利,向人民法院申请司法鉴定。该院于2013年6月通知被告做《承诺函》鉴定并预交鉴定费。

  事实上,虽然余松恩、周西川等人声称承诺函是伪造的,没有签署承诺函,但在南山法院通知其做司法鉴定后,23名被告申请了司法鉴定,但只有两人交纳了鉴定费。2013年11月26日和28日,南山法院对该案18名被告开庭审理时,18名没有缴纳鉴定费的被告却异口同声说没有签署过《承诺函》。

  对此,富安娜代理律师、北京市中伦(深圳)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文律师表示:“对于有争议的证据,可按照法律程序申请司法鉴定,鉴定费用由申请人预交,鉴定结果出来后由败诉方承担鉴定费用。虽然对媒体口口声声说《承诺函》是假的,但一旦动真格需要鉴定,大部分人被告却望而退步,其实很能说明问题。因为对于《承诺函》是否伪造,作为被告心里最清楚,《承诺函》是真实的,被告拿去司法鉴定没有任何实际意义,反而还会再白搭一部分鉴定费进去。”

  据已与公司达成和解的陈国高(26个原始股东之一)回忆,他当时确有与公司签署《承诺函》,并且为自愿签属。他还表示,当时原始股东以1.45元如此超低的价格认购公司股份,公司又何必去做假?

  此番由被告吴滔向南山法院申请的《承诺函》真伪鉴定,经过南山法院委托广东南天司法鉴定所鉴定,认定该《承诺函》的文字是同一时间(一次性)打印形成;《承诺函》落款承诺人处“吴滔”签名是吴滔本人书写,摁在吴滔签名上的指印也是吴滔本人的。这无疑是给前述造谣诽谤之声一记响亮的耳光。